当前位置:凡越社会哀牢山之殇:罹难的最小地质调查员为家中独子
哀牢山之殇:罹难的最小地质调查员为家中独子
2022-06-09

此前发布的搜救现场。

封面新闻记者 伍雪梅 杜卓滨

哀牢山之殇,蔓延至四川宜宾筠连县!

随着四位地质调查员进山最后视频影像的曝光,尽管所属单位至今未对外公布四位原本应该被铭记的名字,但他们的身份信息也逐渐被公众知晓。11月27日,封面新闻记者从多方信源获得证实,四位罹难地质调查员,年龄最小的张金榜来自四川宜宾,今年年仅25岁。

4名地质调查员曾在超市购物的监控截图。

张金榜生于1996年,是家中独子,也是父母的骄傲。在张林森心中,儿子从小就很独立,工作能力很强,判断力很高,从小家人都很相信他。

张林森说,儿子是高中毕业参的军,在部队生活五年后,转入中国地质调查局昆明自然资源综合调查中心,至今有两年左右的时间。

“由于离家较远,儿子回家时间并不多,但常常打电话、发微信,和妈妈非常亲。”张林森说,微信里,儿子喜欢和他们分享生活日常,出事前几天才给他妈妈发了微信闲聊。

儿子工作上的事,张林森不是很了解,也没有刻意去深入过问。再加上隔的远,儿子有没有谈恋爱,两口子也不太清楚。“我们很信任他,相信他有能力解决工作上的难题,处理好生活上的事。”

“我心里很乱,头很痛,只能在云南等着单位的调查结果。”儿子突然走了,对张林森这个三口之家来说,犹如天塌了。在电话那头,悲伤的张林森不愿再提及儿子的过去,只是说希望大家近期不要再去打扰他们。

村里的骄傲

数十位邻居赴云南送他一程

华邻(化名),从小和张金榜一起长大,既是远房哥哥,也是近邻。今年春节和张金榜的见面,竟然成了最后一面。再次见到弟弟时,已躺在了灵柩里。

22日,听说张金榜出事了,华邻随即和同村好友急忙开车赶往云南,先后陆续有七八十位亲友来到云南。“我们希望能帮忙做点什么,哪怕是送送弟弟一程也好。”

镇沅县殡仪馆。

华邻等人到达云南后,都住在了当地安排的酒店里。25日,他见到了弟弟的遗体。他在现场了解到,有关部门已经给弟弟做了尸检,正在等待结果。

华邻说,去年春节张金榜回家过年,今年也回家过。因疫情原因,今年回来那次没能及时赶回单位,在家待了一个月左右。“我们之前就在一起玩了一下,吃了顿饭。”

在邻居们眼中,张金榜乖巧踏实,是村里有出息的孩子,走出去的骄傲,他父母平常也热心善良,和村里人相处得都不错。 “不管怎样他遇难时是在为国家工作。”华邻说,如今人已经离开,不管是父母还是亲友、邻居,家乡人都希望后续能给他荣誉。

拮据的父母

出远门打工想为儿子存点钱

在张金榜的筠连老家,村里路边一栋简单装修的二层红砖楼房便是他的家。说起邻家房屋,年过五旬的李庭(化名)连连惋惜。从亲缘关系上,他是张金榜的表哥,但更像是一个长辈,看着张金榜长大。

据李庭介绍,张金榜家庭条件很一般,近五旬的父母靠打零工作为家庭开支,没有稳定收入来源。张金榜进入中国地质调查局昆明自然资源综合调查中心后,逐步改善了家庭情况。“在村里年轻人中,张金榜是非常优秀的,知礼节,又有很好的工作。”

李庭告诉记者,他和张金榜父亲年龄差不多,日常交流也很多,随着家里条件的改善,张林森老两口正筹划着给儿子存一笔钱,留给孩子结婚用。

很少出远门的张林森,为了孩子的婚姻,于去年和妻子一起前往外省打工。“他是做泥工的,听别人说沿海城市工资更高,便过去了。” 李庭说,张林森曾和他谈起经济上的焦虑,“最大的担忧就是考虑到孩子该结婚了,不存点钱,房都买不起,还怎么结婚呢。”

找墓地、安慰年迈的外婆、开导父母……这些天,家乡的亲友们在惋惜的同时,仍然在持续热心帮忙,希望张金榜的家人能坚强地走下去。